作者 主题: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04  (阅读 1304 次)

副标题: 计划外的战斗提供双倍的LOOT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1003
  • 苹果币: 6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04
« 于: 2014-09-25, 周四 23:01:59 »
<ST> ——————————————————————————————————
<ST> 北黄金海与其名不符,是个夏季浪涛不断,冬日浮冰封海的艰困所在。
<ST> 生活在这里的渔民主要以捕鲸为生,偶尔也会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划上他们的小船,和外来的船队做些生意。
<ST> 但没有人会在风暴席卷时出海,除去那些特别疯狂,或者特别贫穷的人以外。
<ST> 渔夫斯科特就属于后者,作为一个男人他真是够穷的了,除去一艘小艇之外一无所有,连鱼叉都是向自己村落的人赊借的,偏偏这个穷光蛋还有三个老婆,以及一大堆嗷嗷待哺的孩子。
<ST> 为了养活家里的嘴,不管是多大的风浪天气,他也必须出海碰碰运气。
<ST> 即使这一天风暴交织,让人无法区分白昼与厄夜,巨浪像是巨人玩球似地抛耍着斯科特的小艇。
<ST> 他还是在海上航行着,并且祈祷能够交到好运。
<ST> 他的运气的确不错,在避风湾发现了一头和大群走失的小鲸,借来的矛枪准确地命中了那猎物,带来了几百磅肉的收益。
<ST> 就在斯科特一面对海神致谢一面收着绳上的缆绳将猎物拖回船上的时候,他的眼睛却忽然睁大了。
<ST>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几乎完全不可能的东西。
<ST>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一个大浪打来,斯科特的小船被破成了碎片,巨浪卷走了他和他的鱼叉,从此他就下落不明。
<ST> 斯科特的老婆们也改嫁了其他渔民,反正他也没有什么遗产可以分的,小孩子被喂养长大,当了和老爹一样的渔夫。
<ST> 其实,斯科特并没有丢掉小命,据说他被冲到了诗人之岛,在那里学习了文字和诗歌,俨然一副诗人的做派。可惜他一点没有韵律的技巧,一生也只创作了一首流传较广的歌曲。
<ST> 那首歌曲在许多地方有所流传,不过,最初他们的开头都是一样的。
<ST> “我看见一个男人自海中来——”
<ST> “——世界的兽是他的猎物,浪涛与诸王被踩在脚下。”
<ST> 当然,让当事人亚德里恩来解释的话,这首诗歌后面关于他的描述并不太准确——搭乘的船在风暴中解体之后,这位波雷莫的勇士就扛着他的原龙宠物在海面泅水,不小心撞上了一头巨大的海怪。
<ST> 诗人斯科特看到他的时候,或许正是他用脚踢死海怪时浮到水上的样子,之后海怪垂死的挣扎就把斯科特的小船给打得粉碎——不过,至少诗人斯科特没有采用这样的解释。
<ST> 亚德里恩当然也完全不认识这位诗人,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ST> 从北方诸国到中央诸国的路途非常遥远,就算你是器量很大的英雄也好,也没有办法关心沿途遇到的每个人。
<ST> 毕竟,他只知道瓦提利亚大概所在的方向。
<ST> 借着星空模糊的指引和野兽般的直觉,他并未迷路。

* 亚德里恩 朝着一个方向一路走下去(在嗅到食物味道的时候会稍稍绕点路
<ST> 只是不知为何,拦阻在他路上的阻碍却似乎比别人都多。
<ST> 不是每个旅行者都会在一天里同时遇到风暴、船难,巨大的海怪。
<ST> 以及骑着雷霆化作的骏马的骑手。
<ST> 亚德里恩注意到他们的时候,那一队强大的坐骑载着它们背上的人自他头顶掠过。

* 亚德里恩 对大摇大摆路过的朋友不太满意,于是拔起了一棵树当作投枪扔上去打招呼了
<ST> 虽然风暴依然,却丝毫不受影响的马盘旋向他降下。
<ST> “你这北方的蛮人,力气倒是不小。”

<亚德里恩> “没错,我的力气很大,大家都知道”
<ST> 骑手,或者说女骑手抬起了面甲,露出一张美貌的脸。
<ST> “来自北方的勇士呀。”她说道:“你已经是我们的俘虏了。”
<ST> 说着,对方抬了抬手。
<ST> 那些骑策着骏马的骑士们拉起了她们背后的弓箭,指着亚德里恩。

<亚德里恩> “啊哈哈哈,作为一个开场的玩笑,还真是有趣”
<ST> “我们并没有和你戏言,凡庸的男人。”
<亚德里恩> “可是我不想打女人,真是麻烦啊?”
<ST> “我们乃是罗蕾拉因,风暴之神的女儿,我们的女王是女武神希尔薇拉,她比任何男人都要强大。”
<ST> “你虽然粗野得像头熊,却有英雄的面貌。你虽然无礼得像头猪,却有英雄的胆量。”

<亚德里恩> “啊哈哈哈,谢谢你的称赞,于是你们的女王在哪里?如果我打倒她就可以自由地走开了对吧”
<亚德里恩> “嗯,女武神的话,应该不是普通的女人,作为打架的对手也没关系”

<ST> “我们的女王喜欢你这样的男人,来吧,让我们带你去见她,但你不要妄想自己可以与她作战。”
<ST> “人不可能与天空或者大地交战,没有人可以和神匹敌。”
<ST> 女骑士说着,向着水里的你降了下来,伸出手。

* 亚德里恩 抱着随你怎么说的心情耸耸肩,跳到女骑士的马上
<ST> 跟着亚德里恩旁边的原龙突然从海底冒了出来,一口将她吞了下去。
<ST> “……”
<ST> 其他骑士在极短的时间内陷入了沉默,彼此面面相觑。

<亚德里恩> “呃,这是一个意外……来,让这家伙把她吐出来……”
<ST> 原龙露出“对不起,人家饿了嘛。”的表情,呆呆地看着亚德里恩,舔舔嘴。
* 亚德里恩 朝原龙的肚子用力一脚
<ST> 所幸它还算服从命令,将惊魂未定的女骑手和他上周没消化完的巨大鱿鱼一起吐了出来。
<ST> “……你,你,你……”

<亚德里恩> “不好意思,它饿了好久……”
<ST> 狼狈的女骑手借助自己背后的翅膀飞回了马背上。
<ST> “这个男人带着来自地狱的宠物,简直就是恶魔!”

<亚德里恩> “胡说,这家伙很可爱的……”
* 亚德里恩 挠挠头

<ST> “快,快回去告诉女王!”
<ST> 雷霆像雨点一样从那些骑手的弓弩间落下,她们都是老练的战士,比亚德里恩部落里一起玩的小伙伴分毫不差。
<ST> 但是从各种角度来说,亚德里恩都是特别的。他不仅强壮,还比看上去更聪明,仔细想想,他还会点魔法呢。

* 亚德里恩 没有挨揍的习惯,解开被诅咒巨剑的封印,让剑风包裹着自己冲进敌阵
<ST> 最初的6个骑士像小鸟一样被打了下来,然后她们找来了12个。
<ST> 在12个也被打败之后,30多名风骑士追着亚德里恩和他闯祸的宠物。

* 亚德里恩 在打倒十只手指数不过来数量的女骑士后感觉有点饿了
<亚德里恩> “我们能谈谈吗,暂停,暂停,让我先吃点东西?”

<ST> 终于,在亚德里恩连续三天没有睡觉之后,他把自己已经数不清的风骑士给打退。
<ST> “好吧,你这个狡猾的男人。”

* 亚德里恩 对这个指责露出无辜的笑容
<ST> 围着他的风骑士们狠狠地说:“我们会领你去前方的岛,上面放养着伊维安的牛群,是很久远的时候他寄养在那里的。”
<ST> “你虽然邪恶却很强大,女王说,一个这样的勇士是应该得到饱餐之后再死亡的权利的。”

<亚德里恩> “很好啊,实在太感谢你了”
<ST> 于是罗蕾莱茵们把你引到了那个岛上,如她们所说,岛上有水,有野生的葡萄藤和灌木,一个繁盛的牛群在葱绿色的枝条间悠闲地游走。
<ST> 不过半天之后它们就绝种了。

* 亚德里恩 拍了拍肚皮,感到很满意
<ST> “吃饱了吗?”
<亚德里恩> “啊啊,吃饱了,真是感谢你……对了,之前我们为什么打起来了来着?”
<ST> 在满地的牛骸之间,不知何时一个人影站立在那里。
<ST> “你的宠物吃掉了我最得力的部下,还记得吗?”

<亚德里恩> “又吐出来了嘛……”
<ST> 来人的身材相当高挑,甚至让亚德里恩觉得和自己不相上下,但是又丝毫没有粗壮的感觉
<亚德里恩> “不过算了,既然你们想打,就作为饭后运动好了。”
* 亚德里恩 摇动肩膀,拔起插在地上的巨剑

<ST> 和全副武装的风骑士不同,她穿着一件合体的丝袍,迷人的曲线毕露,一头火红色的长发下是白皙无暇的肌肤和匀称健美的骨肉。
<ST> “强大的凡人啊,你叫什么名字?”

<亚德里恩> “亚德里恩,你就是那群人的女王吧,果然很了不起”
<ST> “嗯,的确,不过你很了不起,如果必须杀死你的话,那就太客气了。”
<ST> 女人笑着摊开了双手。
<ST> “所以我没有带武器来,你会对一个没有武装的女人挥剑吗?”

<亚德里恩> “当然不会”
<ST> 她微笑着问,十指修长而光洁,与其说是战士的手,反而更像诗歌中会称颂的,从未碰过比头上的冠饰更重东西的公主所有的手。
<ST> “但是,就这样让你离开也是不行的,所以,我们来比力气怎么样?”
<ST> “赢的人,拥有自己的自由,同时也拥有对方的自由。”

<亚德里恩> “很有自信啊,这样没问题吗?”
<ST> “当然没问题啦,不过,在我们岛上比试力气有一个规矩。”
<亚德里恩> “有规矩是好事”
<ST> 女王笑着说,伸出手解开了自己胸前的束带,原本裹在她身上那散发着珍珠色光辉的裙袍像是阳光下的雾气般消散无踪。
<ST> “要一·丝·不·挂·哟?”

* 亚德里恩 抓抓头
<亚德里恩>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 亚德里恩 作为男人没道理在这种时候缩卵,于是一·丝·不·挂

<ST> 象牙雕琢般完美的躯体在云雾中呈现,白得令人眩目,每一处恰到好处的阴影都足以令男人癫狂,却有具有某种神圣的气息,不知怎地连亚德里恩都喉头发紧。
<ST> 趴在脚下的原龙只看了一眼就大叫了一声,双眼涌出鲜血地在地上翻滚抽搐着。

* 亚德里恩 包括某个部位在内,身体精神起来了
* 亚德里恩 感觉这样下去不太妙
<亚德里恩> “可以开始了吗?”

<ST> 女武神——希尔薇拉抬起手指,轻轻拂过自己浑圆而坚挺的双峰前端朱红的美玉,挽起令人想起阳光本身的长发。
<ST> 仅仅是注视着眼前的身体,亚德里恩就感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似乎不受控制地乱窜着——不用想也知道它们都到哪里去了。
<ST> 高挑的女武神轻轻‘嗯’了一声,她的声调原本爽朗而清越,此时不知为何却有些低哑,像是带着某种磁性般传入亚德里恩的心中。
<ST> 然后她挑起唇角,优雅地走进亚德里恩,完全没有遮掩身上诱人部分的意思。

* 亚德里恩 重重踏地,探手去抓女武神的肩膀
<ST> 原本随着脚步微颤,宛若凝脂的雪白乳峰随着拧身的动作,好似具有自我意志般地跳动起来。亚德里恩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开了。
<ST> 接着便感到脖子一紧,自己被对方举到了半空中,脑海中完全不存在对方行动的印象。
<ST> “唔……好像不对呢,你不是这一型的啊。”
<ST> 察觉到亚德里恩的动作并没有减弱,在歌唱般的声音后,女武神笑道。

* 亚德里恩 双手用力,攥住女武神的手腕,强行分开对方的扼喉
<亚德里恩> “才刚刚……开始啊”

<ST> “哦……?”
* 亚德里恩 唤醒沉睡在血脉中的力量,进入狂怒状态
* 亚德里恩 压低重心向女王的怀里冲去

<ST> 挡住亚德里恩的冲击,女武神的脚像是植根在大地上一样,轻易地让亚德里恩的手向后折去,虽然亚德里恩唤醒了深藏在血脉中的怒意,但看来她还是稍占上风。
<ST> 更要命的是,亚德里恩敏锐的嗅觉嗅到了对方身上飘过来的香气。
<ST> 那是既像出征前的烈酒叫人神魂颠倒,又像是情人的体香般迷人心魄的味道。
<ST> 一时间亚德里恩也有点恍惚,察觉的时候自己已经逐渐被退回了之前所站立的位置。

<亚德里恩> “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亚德里恩 不断唤醒着体内的力量,让身躯随着暴走的力量膨胀起来,凭借随体型变大的双臂一把搂住女武神的腰,用力将她举离地面

<ST> 突然变大的亚德里恩让希尔薇拉脸色一变,原本的优势顿时换作劣势,虽然女武神之后不断唤出更强的力量,但最终娇躯还是落入了亚德里恩的掌握里。
<亚德里恩> “这样就可以了吧……”
<ST> “嗯……想不到你(已经20级)如此强大,我心服口服了。”
<ST> 女武神淡淡地说道,但是亚德里恩觉得自己臂弯里的身子却既光滑又滚烫。

<亚德里恩> “……但我现在的状态实在有点糟糕啊……”
* 亚德里恩 收紧双臂,将女王圈在胸膛上,凑近她的耳边用嘶哑的声音慢慢说道

<ST> “别在意,北方的勇士,我不是说过了吗?”
<ST> “赢的人将获得败者的自由,我已经是你的了。”

<亚德里恩> “按照之前的约定,作为战利品,美丽的女王由我收下了。”
<ST> 希尔薇拉在亚德里恩的耳边悄声道,吹出了一股淡淡的香风。
* 亚德里恩 朝希尔薇拉的红唇狠狠吻了下去
<ST> “不过,你愿意代替我,成为罗蕾莱茵们的王,永远地统治我们的国度吗?”
<ST> 深入的热吻结束之后,女武神柔腻的声音在亚德里恩的耳边响起。

<亚德里恩> “……永远可太久了,而且我现在要去瓦提利亚。”
<ST> 她环住了男子肌肉虬结的脖子,挺翘的珠玉在钢岩般的胸膛上轻轻摩擦着。
<ST> “哦,若是我求你呢?我的爱人,你只会为那个无趣的国家带来血雨腥风,但我们却可以一起看着我们的儿女。”
<ST> “如果你不喜欢我的海岛,那我们就回到你的北方故乡去吧。”

<亚德里恩> “北风带给男人坚冰一般的心,但你能的呼吸能让冰川融化……不过约定就是约定,我会尽快搞定瓦提利亚的事情,揍扁那个卫国的骑士,然后就去找你”
<ST> 女武神的手指轻轻抚过亚德里恩的肌肉,轻轻喘息说。
<ST> “那么好吧,我今日依然属于你的,来自北方的狠心男人,不过,我对你所说的骑士表示嫉妒。”
<ST> 希尔薇拉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悲伤地说道。
<ST> “但愿有朝一日,你不会对这个决定感到悔恨。”

<亚德里恩> “刀剑在我的身体上留下伤疤,悔恨在我的心里留下伤疤,两者我都会接受下来。而且,我会回来找到你,带走你。这也是约定。”
<ST> 然后就和很多神话或者诗歌中所说的一样,他们结合在了一起。英雄和女神之间的风流韵事有很多桩,但希尔薇拉作为女武神乃是处女,她的力量会随着童贞的失去而传给她体内的孩子,当然,亚德里恩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这件事。
<ST> 他沉醉于女武神柔软的躯体和滚烫的热情,简直就像是要将小小的海岛烧掉一样。
<ST> 他们缠绵了九天九夜,然后亚德里恩就背上了行李,重新踏上前往相会弗雷德里希的路途。
<ST> ————————————————————————————————————————————————————————
<ST> 当然,弗雷德里希一点也不知道亚德里恩为自己放弃了什么。
<ST> 他正在山路上漫步,怀里倚靠着格莱雅公主。
<ST> 虽然身后就是浩浩荡荡的送亲车队和宽敞舒适的马车,不过公主表示:“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坚持要坐在弗雷迪利息的怀里。
<ST> 好在随行人员都对弗雷德里希骑士大人的贞洁和忠诚保持信心,否则这实在不成体统。
<ST> 你们就这样一路朝着玖林前进,路上偶然有盗贼或者不怀好意的人物,都被骑士的声威轻易地摄服了。

<弗雷德里希> “路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还是在马车上更加舒服吧。”
* 弗雷德里希 虽然知道效果不大不过还是试着劝说一下

<ST> 甚至弗雷德里希还收服了一堆从事拦路贼生计但不乏荣誉感的盗贼,让他们去协助法兰尼亚的城防,在日后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ST> 随军诗人由此写了一首叫做‘南下的光骑士’的诗歌,添油加醋地记述了一番路上的见闻,按理说去掉还不错,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发表。
<ST> “世界上还有比天堂更舒服的地方吗?”
<ST> 少女陶醉地依偎着弗雷德里希硬邦邦的盔甲,说道。

<弗雷德里希> “唉……罢了,不过进入玖林领地范围就请公主注意体统,回到车上吧。”
<ST> “……是。”
<ST> 不过她也没有保持这个姿势太久,因为你们前方出现了一大群人。

* 弗雷德里希 停下马匹
<ST> 所以公主还是正了正身子,端庄地坐直。
<ST> 那是一大群农人、绅士和乡间贵族

<弗雷德里希> “来者何人?”
<ST> 他们迎了上来,殷勤地对弗雷德里希一行行了一个礼。
* 弗雷德里希 让格莱雅公主坐好,翻身下马
<弗雷德里希> “各位客气了,请问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

<ST> “我们是此地不远处西风镇的住民。”一个约莫40来岁的男子分开人群走了出来,站到弗雷德里希的面前:“鄙人克里森男爵”
* 弗雷德里希 欠身行礼
<ST> “听闻诸国间最伟大的骑士弗雷德里希大人和最美丽的宫组合格莱雅殿下驾到,实在是令小镇蓬荜生辉,特别等候于此,如果公主不嫌弃的话……还望今夜能略尽地主之谊。”
<弗雷德里希> “我是弗雷德里希·卡索弥尔。”
* 弗雷德里希 扫视了各人一眼
<弗雷德里希> “十分感谢各位的盛情款待,既然如此也不推托了,请引路。”

<ST> “请了!”
<ST>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喜出望外。
<ST> 不过弗雷德里希注意到他们似乎另有隐情,至少高兴的不仅仅是你们一大票人愿意去吃穷对方。
<ST> 走过林间小道,西风镇并不远。

* 弗雷德里希 牵着马跟在乡绅身后
<ST> 不过接近这个镇子,就让弗雷德里希闻到一股淡淡的焦炭味。
<弗雷德里希> “这是在点燃什么吗?”
<ST> 根据记忆,这个镇子所在的土地已经属于玖林,以伐木为主业的地方,要说有木炭的气味也不奇怪。
<ST> 不过又靠近了一会儿,弗雷德里希便看见了一堵焦黑的墙壁。

<弗雷德里希> “唔……”
<ST> 再往前看,则是被大火焚烧过的房舍与地面。
<ST> “哦,这是……龙做的,大人。”
<ST> 克里森男爵有些不安地握着手套,低声说道。

<弗雷德里希> “呼,龙吗。也就是你们希望请我来治一下龙了?”
<ST> 他把你们引到一个小小的城堡前。
<ST> “啊……这个……虽然有些令人难堪,但的确是我们的一个不情之请。”
<ST> “不,不过,我们也很希望可以接待高贵的格莱雅公主和她伟大的骑……”

<弗雷德里希> “唔。”
<ST> 克里森男爵的话梗塞在了喉咙里,格莱雅居高临下地在你的马鞍上瞪视了他一眼。
<ST> “等等,弗雷德里希大人。”

<弗雷德里希> “公主有什么想法?”
<ST> “你此刻最重要的任务是护送我到玖林,如果你不在的时候我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会影响到骑士誓言的。”
<弗雷德里希> “确实如此。”
<ST> 她冷冷地瞥了克里森男爵一眼:“总之,现在您不应该去冒险。”
<ST> 克里森的表情变得非常不好看,他低下头,一语不发。
<ST> 但是这个时候从人群中扑出了一名中年女子,趴在了马蹄前。

<弗雷德里希> “不过身为骑士盟约国的公主,也负有尽力救助平民的责任,不是吗?”
<ST> “呵~发发慈悲吧!公主殿下!请救救我的女儿!”
* 弗雷德里希 伸手把妇女扶起来
<ST> 格莱雅蹙了蹙眉头:“……女儿?”
<ST> “是这样的,公主殿下。”克里森赶紧说明:“这条龙自称苏扎恩,对于财宝的热爱也要让位于对年轻女子血肉的喜好。”
<ST> “他威胁我们和周围的几个镇子,要我们把镇上最美丽的女子送到它那里……”
<ST> “我们实在没有办法……”
<ST> “你们不是玖林的臣民吗?难道我未来的夫婿没有办法保护你们?”格莱雅忽然问道。
<ST> “啊,这……玖林的殿下并非不近人情,他也派出过许多大军来这里保护我们,但是,那条龙太过强大,即使是骑士也不能匹敌。”
<ST> “何况……如今玖林与西方诸国正在战火之中,没有足够的兵力可以永远驻扎在这里守护我们。”
<ST> “哼,所以你们就要弗雷德里希大人一个人去冒险?”
<ST> 格莱雅冷冷地说,跳下马来握住了弗雷德里希的手。
<ST> “大人,你可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哦?”

* 弗雷德里希 轻叹一口气
<弗雷德里希> “这事确实有点为难,克里森伯爵是否能给我一点时间与公主商量一下?”

<ST> “啊,请请请!”
<ST> 克里森赶紧点头哈腰,把你们迎进了城堡,并且声称今夜这里全部交给你们住宿
<ST> 他本人拍拍屁股和一群人住到了马厩旁边的仆人房里。
<ST> 格莱雅显得非常气愤,要求你们马上动身,不过此时天色已黯。
<ST> 要连夜赶路显然是不行的,也就只好将就了下来。

* 弗雷德里希 晚餐之后还是挽留一下伯爵不让他到仆人房那么失礼,之后敲开了格莱雅的房门
<ST> “……”
<ST> 格莱雅沉默地让侍女给弗雷德里希打开了门,接着就让左右都退了出去。
<ST> 虽然女王吩咐了几个女官沿途看着公主不能有与弗雷德里希独处的机会,但是这正好也反映出了谁才是真正说了算的,格莱雅作为王室正统的继承人,性格也更强硬,似乎在下人眼中她有着更大的权柄

<弗雷德里希> “格莱雅殿下,我认为讨伐恶龙非常有必要。”
* 弗雷德里希 稍微考虑一下,还是直接开门见山地说明

<ST> “我知道。”
<ST> 格莱雅不快地别过头去。
<ST> “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我都不应该阻止你吧,弗雷德里希大人。”

<弗雷德里希> “我想你也明白其中的利弊。那么能否告诉我,殿下真正的想法呢?”
<ST> “可是……那真的很危险啊!就算是你这样的勇士也一样……我,不想您有事。”
* 弗雷德里希 微微一笑
<ST> “好不容易有一同旅行的机会,万一您有什么不测……我……一定会结束自己的生命的。”
<弗雷德里希> “讨伐恶龙可是骑士最高的荣誉。”
<弗雷德里希> “而且,殿下信不过我的本事吗?”

<ST> “真是的,弗雷德里希大人……你果然,不懂女人的心呢。”
<弗雷德里希> “唔……确实一直以来都有人这么说。”
<ST> “信任您的本事和为您担心,这是两件完全无关的事情哟?而且在我看来,向着太阳再加一把柴火,也不会让它更加耀眼的。”
<ST> “但是,既然是您的话,我知道您还是会去的。”

<弗雷德里希> “即使是为了格莱雅殿下,我也应该要进行这次讨伐。”
<ST> 格莱雅取出手帕,轻轻擦拭着眼角。
<ST> “……我知道啦,只是,不准您和那些村子里的女孩子见面!”
<ST>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情似乎忽然又恶劣不少,大声地说道。

<弗雷德里希> “请勿担心,我会如期回来。你知道我是不会违背约定的。”
* 弗雷德里希 单膝跪下托起格莱雅的手,在手背上轻吻一下
<弗雷德里希> “那么,以格莱雅公主的名义,弗雷德里希·卡索弥尔将讨伐危害人民的恶龙,为公主带来荣耀。”

<ST> “嗯……那,祝您屠得恶龙……弗雷德里希大人。”
<ST> 格莱雅娇靥羞红,轻轻地说。

* 弗雷德里希 深深欠身行礼,之后离开房间
<ST> 于是弗雷德里希就和所有沽名钓誉的骑士一样,挺枪向着巨龙的巢穴走去。不过和沽名钓誉的骑士不同,他其实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屠过一头龙,如今可说是双手龙血累累。
<ST> 对于屠龙诀窍可以说是比一般猎户抓兔子还要熟悉。
<ST> 虽然不懂女人心,但弗雷德里希可以从一个脚印就认出那头龙的种属,从火焰的余烬推断出龙的年龄。

* 弗雷德里希 很快就制定了战斗的计划(和BUFF)
<ST> 他在和格莱雅公主谈话以前就知道,名为‘苏扎恩’的巨龙是一条强大的红龙,甚至可能是他毕生所见最强的对手。
<ST> 果不其然,在接近龙巢的时候,弗雷德里希就触动了报警的信号,遭到了巨龙伏兵的攻击。
<ST> 大约一整队的恶魔被召唤出来扑向骑士,结果全数被斩杀殆尽,而巨龙亲手制造的亡灵也没有能阻挡住骑士的脚步。
<ST> 在深入到龙巢之中后,苏扎恩在一阵熊熊烈火的映衬下出现在了弗雷德里希的上方。
<ST> “啊,光之骑士,湖仙的养子,我在很多地方听过你的名字。”

<弗雷德里希> “终于现身了,恶龙苏扎恩!我就是弗雷德里希·卡索弥尔,今日来此讨伐你,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吧!”
<ST> 龙的声音像是幽谷的回声,又像是滑溜溜的丝绳,一寸寸绕在听者的心上,再狠狠勒紧。
<ST> “我不知葬送过多少人,但你不同,你和那把剑,说不定可以做到你宣称的事。”
<ST> 巨龙说着,拍打着翅膀升上了半空。
<ST> “所以我不和你打。”

<弗雷德里希> “想逃跑吗!”
<ST> “我知道对你来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我有比你更久的生命,更长的耐心,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我的地盘。”
<ST> “去死吧,骑士,如果你侥幸活下来,也许可以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
<ST> 弗雷德里希感到自己脚下的地面在崩陷,连龙巢里放着的财宝也像是黄金的河流一样缓缓流淌着消失于裂缝之中。

<弗雷德里希> “简直辱没了巨龙的名声!”
<ST> 岩块的穹顶开始塌落,巨龙发出一阵长啸,狂笑着飞上了高空。
* 弗雷德里希 愤怒地一咬牙,策马朝外奔去
<ST> “所以我能活到这个年纪,而其他那些傻逼却都被你们干掉啦。”
<ST> 一块巨大的岩石掉落下来,阻挡住了弗雷德里希的去路,而更多石块随之掉落,挡住了巨龙飞去的方向。

<弗雷德里希> “可恶……”
<ST> 就在一阵骚乱中,弗雷德里希却看见不远处似乎有个人影在对自己挥手。
<ST> “这里——这里——”

* 弗雷德里希 迅速拨转马头向那个方向冲去
<ST> 你一路避开落下的巨石,发现那是一个个头矮小的年轻骑士。
<弗雷德里希> “你在这里做什么!?快跑!”
<ST> 他带着一顶考究的头盔,身上的甲胄似乎比你的还要强大一点。
<ST> “这位先生,能给我签个名吗?”

* 弗雷德里希 伸手抓起骑士拉到马上
<弗雷德里希> “出去再说!”

<ST> 骑士说着,拿出了一块纸板。
<ST> “啊,这里走。”
<ST> 他指指身后的路。
<ST> “这是那条龙的避难通道,收藏他真正重要的财宝的地方。”

<弗雷德里希> “好!”
<ST> “我在这里转悠了一周,和我一同来的骑士都被那条龙俘虏了。”
* 弗雷德里希 灵巧地驾驭坐骑,使得神驹比自己跑时更加灵敏
<弗雷德里希> “其他的俘虏呢?”

<ST> “他吃掉了其中一部分,把另外一些作为筹码不让我的祖国来犯,现在他们都被关在他的冰箱里。”
<ST> “还有村子里的女人。”

<弗雷德里希> “冰箱……?红龙的?”
<ST> 年轻的骑士说着,带着弗雷德里希来到了一处静态凝滞场。
<ST> 如同年轻骑士所说,巨龙把他真正重要的宝藏和十几个年轻男女丢在了里面。
<ST> “即使整个洞窟都塌陷,他们也不会有事,之后它只要回来把他们挖走就行了。”

<弗雷德里希> “唔……但现在解除掉的话难道就直接塌了?”
* 弗雷德里希 抬头看看洞穴顶部

<ST> “我虽然打不过他,但是逃走就很在行了!”年轻骑士得意地对弗雷德里希说:“所以,我早就找到了出口。”
<ST> “接下来,只要你带着我回去玖林求救的话,我会让王子和国王赏赐你一大笔金钱,并且授予你荣誉的地位!”

<弗雷德里希> “是个不错的主意,那就救出他们之后,你代他们赶回玖林吧。”
<ST> “诶?”
<ST> “虽然这么说很难堪,但是我需要你的马……而且它看起来也不会任由旁人驾驭。”

* 弗雷德里希 拔出凯雷波恩,在魔法的力场上轻轻一划,如同利刃切断丝绸一般将魔法场解除掉
<ST> “已经没人追得上那条龙了,它此刻不知飞到哪去了吧。”
<ST> “啊,咦!我们怎么在这里!”“哦哦!队长!你没事啊!”“诶呀好多帅哥——!”

<弗雷德里希> “抱歉,虽然我也想帮你回到玖林,但我需要普菲莱斯。”
<ST> 年轻的男女纷纷醒来,随即就被外面的地动天摇所吓了一跳,纷纷起身。
<弗雷德里希> “现在快,带他们逃出去!”
<ST> “……这样啊。那好吧,我给你指路。”
<ST> 年轻骑士沉吟了片刻,说道。
<ST> “不过出去之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弗雷德里希> “追上苏扎恩,在它做成更大的破坏前解决它。”
* 弗雷德里希 收起圣剑,让比较虚弱的几个少女上马,牵着坐骑跟其他人一起往外走去

<ST> “你一个人?”
<ST> “虽然我也听说过有个特别强大的骑士……但是,苏扎恩可是一条活过近千年的龙。”
<ST> “葬送在它腹中的英雄。足以组成一支军队了。”

<弗雷德里希> “龙也有弱点,会死于剑下。”
<弗雷德里希> “苏扎恩是一条强大如同恶魔的巨龙,所以更不能放任它在外面乱来。”

<ST> “……”
<ST> 年轻的骑士沉默下来,不过在他的指路下,你们成功地冲出了洞穴。

<弗雷德里希> “现在可不是你担心别人的时候吧,虽然抱歉但我不能把马匹借给你,之后就只能靠你带着他们回去了。”
<ST> 远远地,弗雷德里希还能看到一个红点在半空飞舞。
* 弗雷德里希 在路上稍微治疗了一下几个伤得较重的人
<ST> “如果你有自信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指路,这一代我很熟悉哦。”
<弗雷德里希> “唔……那就非常感谢你了!”
* 弗雷德里希 指着远处的红点

<ST> “就当是你帮助了我们的回礼吧,玖林骑士不喜欢欠人情。”
<ST> “快去吧!”

* 弗雷德里希 稍稍安顿了其他人,跨上神驹向着红龙远去的方向全力追去
<ST> 年轻的骑士抓住了弗雷德里希的腰带,非常清楚地发出指示引导他一路飞奔,不过很快他就因为害怕咬断自己的舌头而闭上了嘴,只是用手势来做出表示。
<ST> 毕竟普菲莱斯实在太快,用飞箭、疾风、流星都不足以形容

* 弗雷德里希 一心一意全力驱策普菲莱斯
<ST> 只能说像是追赶着光阴的脚步般,骏马在山间飞越,并且确实地带着两个骑士接近了高天的红龙。
<ST> “我擦?!”
<ST> 苏扎恩在半空大吃一惊,旋即释放出一道流星爆,灼热的火球呼啸着砸向下面的两人一骑,击溃山壁,点燃了森林。

* 弗雷德里希 轻巧拉动缰绳避开直击,同时抖开斗篷遮挡身后的骑士
<ST> “虽然追上了……”
<ST> “但是你有下一步的策略吗?”
<ST> 年轻骑士紧张地问。

<弗雷德里希> “之后就靠它了,它可是比你想象的厉害。”
* 弗雷德里希 拍拍普菲莱斯的马脖,柔和的金光塑形成魅影覆盖在它身上,随后腾空飞起,在空中如同实地一样飞奔起来

<ST> “咦,哇啊啊啊啊————!!!”
<ST> 差点被摔下去的骑士大叫起来。

<弗雷德里希> “抓紧了,摔下去可不是断个骨头就完事的!”
<ST> “……真是匹好马。”
<ST> 末了感动地说。
<ST> 不过苏扎恩接着就喷出一道消解魔法的吐息,让普菲莱斯掉了下去。
<ST> 好在你们已经接近了足够近的距离,你才勉强一把抓住了巨龙翼尖的爪子。
<ST> 年轻的骑士尖叫着抱住了你的腿,普菲莱斯则用四脚完美地着地。

* 弗雷德里希 咬紧牙也无暇顾及掉下去的爱马了,用力带着骑士翻上龙背上
<ST> “我并不厌恶和人类肉搏,骑士,我只是比较喜欢占据优势。”
<弗雷德里希> “我也不讨厌身处逆境,那会让我发挥得更好!”
<ST> 苏扎恩翻转着身子把你们抛上半空,利爪和牙齿与火焰化作猛拳打向比自己小上许多的对手。
* 弗雷德里希 在空中虽然难以保持架势,但还是用精巧的剑技格开利爪尖牙,一步步向巨龙的心腹进攻
<ST> “……冻镜之剑。”
<ST> 看着半空中高速的攻防,年轻骑士似乎有些入神地喃喃道。
<ST> 不过弗雷德里希也注意到,他虽然看起来狼狈,但是,其随身的装备似乎是具有强大的魔法力的,居然没有被风吹飞。

<弗雷德里希> “看来不用太担心他了……”
* 弗雷德里希 专心在与龙的搏斗中

<ST> “传说中的骑士吗,对手也是堪称伟大的巨龙的话,不能并肩作战就太遗憾了。”
<ST> 他说着,从腰间抽出了佩剑。

* 弗雷德里希 在巨龙身上划下一道道伤痕,而自身的伤势也在逐步累积
<弗雷德里希> “缺乏立足点还是不太好发力……果然是遇到过最强的巨龙啊。”

<ST> 比凯雷波恩稍小一圈的阔剑,外形上与其颇为接近,且散发出不亚于其的魔法灵光,剑刃通体似乎用燃烧的黄金所铸就,点缀着钻石的剑锷则华丽非常。
* 弗雷德里希 为了不致摔落,硬是扛下了几下攻击并借力返回空中
<弗雷德里希> “你不要乱来!”

<ST> “难为让我看到这样壮观的战斗,就让我玖林的第三王子佐伊·亚兰迪纳来助你一臂之力吧,光之骑士。”
* 弗雷德里希 看到年轻骑士似乎要攻击,恐怕他会招致巨龙的袭击
<ST> 年轻骑士说道,向着巨龙的肋部落下。
<ST> 巨龙似乎觉察到了危险,斜斜地以龙爪迎击,一瞬间击中了矮小的对手。

* 弗雷德里希 看这情况,只好牵制住巨龙的爪牙
<弗雷德里希> “不好!”

<ST> 弗雷德里希看见王子带着的头盔破成碎片向外飞去,一头即使在夜光下也灿烂夺目的金发在夜空中飞扬。
* 弗雷德里希 伸手去拉住要摔落的王子
<ST> 头盔下的容貌与其说是俊美,不如说是美丽,如果这种长相的人可以被称呼为王子而不是公主的话,那也太没天理了。
<ST> “哼,机会不错呢。”

<弗雷德里希> “你有办法的话就尽管用,我来掩护你!”
<ST> 用剑刃和盔甲挡住了巨龙的攻击后,少女落到了目标上,一剑向下刺去。
<ST> 闪烁着黄金之光的剑刃像是切入黄油般轻巧地直没而入。

* 弗雷德里希 一阵攻势压制住巨龙使得它无暇顾及王子
<ST> 强烈的光从剑刃刺入的口中流泻而出,一时间甚至夺走了弗雷德里希的视线。
<弗雷德里希> “唔……这光……”
<ST> 这个时候你才想起来,传说中犹在冻镜之剑以上的圣剑。
<ST> 属于玖林王国首席骑士,王位守护者的名剑——太阳的碎片,巴格龙塔,便是传说中最强的屠龙之剑。
<ST> 随着苏扎恩毁天灭地的咆哮,你们开始高速下坠。

<弗雷德里希> “这是真正的屠龙圣剑……”
<ST> “哎呀哎呀。”
<ST> “被看光光了呢。”

<弗雷德里希> “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吧!”
<ST> 一只手按住自己飞舞的秀发,少女骑士将剑插回了鞘中。
<ST> “光之骑士哟,你叫什么名字?”

* 弗雷德里希 踏在不再反抗的苏扎恩身体上,伸手抓住少女的手腕
<弗雷德里希> “弗雷德里希·卡索弥尔,现在真不是报名字的时候。”

<ST> “很好,弗雷德里希·卡索秘耳哟,你今天看到的一切,对谁都不能提,知道吗?”
* 弗雷德里希 虽然对这少女自称王子感到很多疑惑,但现在还是不多问了
<弗雷德里希> “……你倒是很镇定,现在可是在半空摔下去啊。”

<ST> “用你骑士的荣誉发誓,否则我就只能在这里和你发起至死方休的决斗啦。”
<ST> “嗯,所以时间不多了嘛。”

* 弗雷德里希 看着急速接近的地面
<弗雷德里希> “啊啊,可以,我以骑士的名誉起誓,会为你保守今日的秘密!”
<弗雷德里希> “好了有什么法子赶紧用出来吧,不然你就没有保守秘密的必要了。”

<ST> “嗯,很好。”
* 弗雷德里希 稍微估量一下自己的身手还能借助苏扎恩的身体承受得住这摔落的伤害,但眼前这个柔弱的少女多半就不行了。
<ST> 一把抓住你的手腕,年轻的骑士向上一跳。
<ST> 一道白影从她上空掠过。

<弗雷德里希> “唔?”
<ST> 你们的身体也从此得到了依托,自由地在天空飞翔了起来。
<ST> “介绍一下,这是弗雷德里希,下面的是普菲莱斯,他们都很棒。”
<ST> “这是伊莱托米娅,我的龙。”

<弗雷德里希> “唔……龙是吗……幸会,抱歉状况如此糟糕。”
<ST> 一只手握着龙爪,一只手毫无压力地提起弗雷德里希的少女,面带微笑地介绍着抓住了你们两人的白龙。
<ST> 就好像介绍自己的爱马一样。

* 弗雷德里希 一时也感到错愕,从未听说过玖林的王子会骑乘巨龙
<ST> 这就是弗雷德里希和玖林第三‘王子’的初次会面,而之后两个人的命运会发生怎样下流的纠葛,此刻还没有人知道。
<ST> ————————————————————————————————————————————————————————————————